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荣誉资质
白纸黑字的词语辨析
发布时间:2019-11-11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深阅读/以严谨、有趣的写作对抗繁杂、虚无的信息流,5000-20000字,介乎网络与图书之间的篇幅。

  私人写作/打捞私人记忆,整合个体感官,以细节、表情、声音、神韵留存形象,推演大时代小事件,大社会小人物,大变局小记忆。

  静态/慢一拍,深一度,理性书写,拒绝参与喧嚣,对静态和趋势性的事物情有独钟。

  非虚构/观察、记录、探索昨天与今天,独立而清醒地窥视大众媒体之外的世界。

  新青年/这是一本青年智识读物,献给爱阅读,爱思考,爱公共讨论,对美丽的文字心存敬畏,对时代意欲管窥的理想青年。

  “我革命的时候,现在那些“左愤”还没生出来,或者还穿开裆裤。他们挺革命?那就唱唱“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也上山下乡去吧,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白纸黑字》创刊号重磅稿件易中天《那时我们唱红歌》。

  “第一次采访刘德华,我认真地挤在前面,认真地拍照,无休止地闪光,然后,砰的一声,国产的银燕闪光灯爆了。正想跟别人说声对不起,没想到刘天王指着我的相机开玩笑,你惨了,拍不成啦。”——《白纸黑字》创刊号重磅稿件 阙道华《广州从此没了歌坛》。

  “农村的祖母依例和父亲同住,也要跟着跌宕起伏,吃着别人未曾尝过的苦头,以愤怒、悲哀、不解、忍受的心情,陪着儿子,在转型的恶浪中浮沉,并以母亲的坚忍,承载一切”。——《白纸黑字》重磅稿件:原台湾《中国时报》副总主笔杨渡《祖母的年代》

  1937年8月,傅作义部队参谋长陈炳谦带领父亲来到大同云冈的一个中学校舍,在这里父亲见到了傅作义将军。傅将军问我的父亲:“战争时期,别人都向后方安全地带转移,你这个洋学生为什么反而跑到前方来找工作?”——白纸黑字》重磅稿件:杜玫《父亲的战争》,回忆父亲杜敬之(傅作义私人保健医生)的八年抗战亲历。

  “妈妈的两条腿‘浮肿’得铮明瓦亮,一按一个坑,我饿得像冬天的小兔子,在荒野里到处乱转,找东西填肚子:被虫子吃了一半干瘪的酸枣、枯树枝上的野果子、野草根根、被人扒过几遍的冻土里剩下的萝卜头……”——《白纸黑字》重磅稿件:东欧问题研究专家金雁《我的1960》。

  “请问,张志新是谁杀的?人们痛心、愤怒、追查!是谁?是?不错,是他们,但决不只是他们!还有我,还有大家!请问,如果当时张志新在你面前游街示众,你能保证自己不说:‘反革命,该杀!’”——《白纸黑字》重磅:王康《来路与去向》

  岳父和老亲娘在“南下干部”里是另类,他们甘愿一步步远离权力中心,政治上自我边缘化。以致1982年夏天我北师大毕业分配,他想帮点忙也帮不上。难为他开口求人,找他在市电视大学做领导的前同事问要不要老师,那人居然对他说我的学历不够!——鄢烈山回忆《我的四个老妈妈》

  “2011年2月26日,我参加了天涯社区的年会,一个叫小玉的山村支教女老师告诉我,在她支教的学校,学生们都没有午餐吃。每每到中午时,她内心就非常纠结:孩子们饥饿的眼神让她窘迫,她每次都不得不快步把饭盒带到自己的宿舍,躲着吃饭。”——《白纸黑字》重磅稿件:邓飞《从女厕攻防战到免费午餐》。

  “在夜晚,海已成为记忆,山已成为梦境,手艺人都在歇息,青石板闪着微弱的磷光,他们依次向浆池中走去。这是无人看见的场景,这是无人知晓的故事。他们走得很高兴,像走向土地,走向故乡,走向永恒的国度。从此再次说明,纸,里面有魂灵。”——《白纸黑字》重磅:颜长江摄影《纸人·山海经》

  主编鄢烈山先生在《白纸黑字》第2期中再次挥毫,在卷首语中重申了我们的志趣和理想:

  “不必讳言,我们在创办这套丛书时,是怀着一种庄严的历史使命感的。不论是‘温故’昨天,还是书写‘在场’,118开奖结果现场部分中止两国关于孔子学院的教育合作,我们不但力求还原历史真相,更希望这种民间纪录有利于当下的中国实现和平的社会转型。不是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吗?准此,我们岂敢有丝毫的‘游戏’精神,轻薄地对待任何一篇文章、一个细节?在整个编辑过程中,我们可谓‘戒惧惕厉’,反复讨论选题,推敲字词,安妥每句话才能安妥我们的心。”

  主编点评:“砍手党”的发生,有绝对贫困产生的铤而走险,也有相对贫困即走出大山在繁华都市打工而产生的心理不平衡,也有社会道德价值观的恶变。无论如何,劳动者收入极低、权利贫困导致的缺少尊严感,贫富过于悬殊等等,是不争的社会现实。只有让每个劳动者及其家庭,都能过上有基本保障有人格尊严的生活,最基本的社会安全才有起码的保证,建设和谐社会才有可能。对于富人和穷人,对于政府与民间,这都是一个简单明了的互动关系。实际上,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在劳动者的抗争中,进行良性互动,大幅提高劳动者的权利和福利,才免于制度性崩溃。

  简介:意识流小说般酣畅的语言,17000字的篇幅,记叙作者在北京寄居地下室经历的种种光怪陆离的社会现实,这是一个蚁族的悲壮写真。

  主编点评:记者谷正中及他的同道们,在中海康城新社区维权及创建业委会,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实践,在长达四年时间里,他们坚持通过合作与对话理性地抗争,终于取得了成功。虽然作者自嘲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但他们与物业公司、居委会和政府有关部门又摩擦有冲突,又互相尊重、换位思考,在民主自治的实践中成长,这种秉持包容妥协态度、重视民主实践细节的公民精神,是一种宝贵的社会经验。中国的社会建设方兴未艾,广东本土将大幅放宽民间组织的创办条件,他们的公民社会建设实践不正是官民良性互动的典范吗?

  简介:《南都娱乐周刊》副总编,出有《再见北方》专辑的民谣歌手蒋明,回忆自己八十年代的跳舞、流浪演出生涯。与贾樟柯的电影《站台》人物相似,内容却丰富得多。

  主编点评:名记龙灿反省轰动一时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说该案已超越事实本身,变成了情绪和法律的博弈,民间对官方不信任的情绪无限释放,实事求是的报道可能引起网上激烈的谩骂,而官方的全面封口,律师和记者煽情的炒作,使事情变得更复杂。回头剖析这个案例,可以从官民关系、司法公信力与传播的关系、媒体与市场的关系多个角度总结,都有不少可资借鉴的经验教训。如果官民互为假想敌,官方的傲慢与偏见,与民间的猜疑与偏激互为因果,就只有同输而没有共赢。

  简介:一个80后的混沌成长史,留守儿童、家道中落、逃学、出走、东莞工厂、暂住证、打架、混乱爱情……灰色的关键词见证非典型青年的野蛮生长。

  作者手记:国之大者,在于民。我的主题定名为《大国志》,不是为要国人造像,也不是给自己的行踪路线预设一个极大的区域。我希望对传统中国精神文化在民间的消逝与留存作一种个人观察,也是以人文视角对现时中国的一种呈现。

  主编点评:2006年底,于建嵘为调查和评估新信访条例实施后上访人的状况,于教授以上访者的身份和装束同两名上访者一起住进北京东庄上访村的出租棚里,遇到一位湖北来的上访老妇人,为她拍了照片。刚拍完照,老人就被两个冲进来的壮汉拉进警车,绝尘而去。教授从此牵挂着这位喊冤老人的命运,于是有了《喊冤的母亲》这幅油画……这画是名副其实的“写照”,写出了、照见了这个权力畸变时代一部分弱者的悲痛。

  作者手记:我希望我能为一些人留存一张相片,这也许是他们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几张个人照片。在创造这些影像时,我同时试图以最为传统的形式与下层人取得某种生活关联,某种信任关系,以及某种情感共鸣,以他们的庄严姿态回报我个人的故园情怀。

  主编点评:书虫云飞(流沙河先生欣然称之为当今难得的一粒“读书种子”),这个生于偏远山区的“蛮子”,在《奔向书海的道路》之一里,回顾自己童年经历的“双重饥饿”,勾起我童年的记忆,真是感同身受。

  主编点评:在同样严酷的社会环境中,每个人仍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今日以博学善辩闻名的名校教授,与在“知识无用论”年代嗜读如命的小小少年,是同一个人,命运的脉络岂可割断?

  主编点评:写自己在那个极左的年代受到的不公正对待,非常有认知价值。它告诉我们,不论何时何地何种组织,只要权力不受相应的有效规制,就会被滥用,用来驯服不肯盲从的人,用来寻租。重要的是,我们应记取这一政治学定律,而不必问那个连队的干部姓甚名谁。

  主编点评:生动再现了农民和农村基层干部冲破“人民公社”制度束缚的过程,求生的本能与民间的智慧是改革的原动力。

  主编点评:写一个家庭“出身不好”的十三四岁的孩子,因为干过“伪警长”的父亲受审查而被抄家之前惴惴不安的心理,尤其是为如何处理那张因居住条件差而有些污损的领袖像陷入焦虑的精神状态,叫我好生怜惜;虽然我家庭成份好,没有受过这种罪,但那种动辄“抄家”的日子,谁能免于各色莫名的恐惧?

  主编点评:叙述一个高级别的地下员在解放后特别是文革中的屈辱命运,读来令人唏嘘不已。但是事涉中上层党政军和文化界要人,情形颇为复杂,殊难将政治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

  余年峰(1964- )。笔名福星高照。江西诗人。出身在江西省景德镇市,祖籍在江西省婺源县沱川,毕业于辽宁刊授党校。现居江西省景德镇市。作品发表并收入多种选本,已经在网络出版和发布《余年峰诗选》等10本诗集。

  电影《白纸黑字》(Schwarz auf Weiss)由海纳尔·戈贝尔(Heiner Goebbels)和曼弗雷德·瓦夫纳(Manfred Waffener)共同执导。该片改编自海纳尔·戈贝尔导演、现代剧团出演的同名音乐剧。

  直到十九世纪末期,舞台表演的风格还带有明显的传统规范烙印。但就在二十世纪初,一种全新的音乐剧理念出现了。但它决不像戏剧中那样声称“导演拥有作者的权力”,并造成极端的结果。不过同时它也利用到了戏剧作品中的艺术自主理论。

  九十年代初期起,海纳尔·戈贝尔以音乐剧作曲家和导演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以此,戈贝尔发现了一种自己的戏剧形式,将话剧和音乐剧结合在一起。“通常我不是从最初的作曲思考中发展音乐的形式,而是让音乐冲动发自结构,也就是文本内部的建筑结构”,戈贝尔如此解释自己的音乐剧《白纸黑字》的创作流程。

  在改编电影《白纸黑字》时,戈贝尔用特殊的方法呈现出作家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以及艾略特(T.S. Elliot)奋笔疾书的感觉。究竟写作这一动作有什么吸引戈贝尔的呢?让人们听见文章中的标点,听见笔和纸的沙沙声。当独立式舞台门廊重重地摔到地上时,整出剧就嘎然而止了。结束了。

  电影版本的《白上黑》以一种极具冲击力的方式展现了一个音乐剧故事,为音乐剧开创了新的视角。戈贝尔创造出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实验性空间,这一空间在视觉和听觉层面上为艺术接受开启了新的时代。

  此次上海之行,戈贝尔将在文化教育处放映他的电影“白纸黑字”,并在电影结束后和观众作面对面的交流。此外他还将在上海戏剧学院作一场题为“所有元素的平衡”的音乐剧专题报告。

  80后作家,电影策划人、制片人,《白纸黑字》是一本以爱情诗为主题的诗集,2012年底出版。

  1960年出生于广东雷州半岛。18岁当兵离开故乡,曾在河北、山西、陕西、北京、海南等地工作与生活。80年代末离开体制,闲云野鹤,行走江湖,以写作谋生。著有《吃饭长大》《老兵照片》《谁隐居在茂德公草堂》《最丑的那个人》等私人传记丛书。坚持生活在民间,保持着观察者冷静的状态;主张慢慢体验生活,细细品味生命不同阶段的感受。

  一个城市流浪汉,花6年时间隐居家中的斗室,整理自己20年的记事本,写成这本书,留给百年后的中国人阅读。作者用智慧、禅意、冷静、精辟、陌生的故乡母语,真实地记录中国社会的生存状态与个人生命感受。这是一本智慧的书,静如《瓦尔登湖》。适合泡一壶好茶,听着音乐,静静阅读,慢慢品味。